《诗经》祭祀诗古今研究概说

2019-07-11 15:00 来源:恋爱网

非妈助孕法是什么《诗经》祭祀诗古今研究概说

黄金怎么买卖

快图浏览器

《诗经》祭祀诗古今研究概说

  祭祀诗又称郊庙歌,简称祭歌,是宗教祭祀活动中咏唱的赞颂神灵、祖先,祈福禳灾的诗歌。作为一种宗教文学,祭祀诗具有鲜明的民族特点和地域性,同时不同民族的祭祀诗又具有某些共同的本质特征。

所以象情歌、史诗一样,祭祀诗也是一种世界性的文化现象,是人类文化一定发展阶段的必然产物。

我国现存的最古老的祭祀诗都包括在《诗经》中,研究这部分诗歌不仅对于认识文学史,而且对于研究宗教思想和文化发展都有一定的意义。  祭祀诗与宗教观念和祭祀制度密不可分。祭祀诗的具体内容和在当时的特殊地位完全是由宗教观念的特点和祭祀活动的地位所决定。

作为一种人神相接,以通上天的宗教活动,祭祀向来受到人们的重视。

在原始社会里,通过祭祀神灵求得生产的丰收和部族的繁衍,祭祀活动寓寄着人们改造自然、控制自然的愿望。

作为生产劳动的必要补充和辅助手段的宗教祭祀,具有一定的生存斗争的积极意义,是部族全体成员都要怀着巨大热情踊跃参加的重要活动。

进入奴隶制社会以后,随着历史的发展和社会生活的变化,宗教祭祀活动的生存斗争意义逐渐减弱和消失;而它的神化统治阶级,维系其内部团结和巩固暴力统治的作用相应地在不断增强和提高,因而受到统治阶级的特殊重视。

  初民相信万物有灵和灵魂不死,对他们说来自然万物和死去的祖先都具有超自然的神秘属性和力量,冥冥中掌握着人们的命运。

在这种观念的支配下,原始社会先后出现过大自然崇拜(包括天体崇拜、土地崇拜、江河崇拜等)、动植物崇拜、祖先祟拜、图腾崇拜等,每一种宗教形式都有其相应的祭祀活动。

进入阶级社会,在原始宗教产生的社会历史原因消失以后,这种观念本身并没有随着它而立即消失,而是作为一种传统的观念而继续存在下来,并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精神生活。

在原始社会即将解体的舜的时期,普遍盛行着祭祀上帝、山川和“六宗”(指星、辰、风伯、雨师、司中、司命,又说指日、月、星辰、泰山、河、海),直到《诗经》时代仍是如此:“凡禘、郊、祖、宗、报此五者,国之典祀也。

加之以社稷山川之神,皆有功烈于民者也;及前哲令德之人,所以为明质;及天之三辰,民所瞻仰也;及地之五行,所以生殖也;及九州名山川泽,所以出财用也。

非是,不在祀典。

”(《国语·鲁语上》)这五花八门的祭祀,固然有统治阶级的提倡,但原始宗教的影响也是十分明显的。

一般说来,这种类繁多的祭祀都应有其相应的祭祀诗,因而可以推想那个时代的祭祀诗原本是内容丰富、斑烂多采的(如《楚辞·九歌》那样),可是实际收入《诗经》中的祭祀诗却大异于此:绝大多数都是祭祀祖先的诗歌。

周代祭祀诗这种特征是很值得研究的。

  这种情况与周人关于祖先的宗教观念的特殊性有直接关系。

本来祖先崇拜的对象都是那些生前创造过光辉业绩,对本民族的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人物,祖先死后的亡灵成为本民族的保护神而受到后人的崇拜。

这在祖先崇拜观念很强的殷人和周人那里都是如此。

但是,与殷人不同的是,在周人心目中他们的祖先具有更大的神通和威力,与上帝具有更为直接和密切的关系。

殷人的祖先其神位在上帝之下,一切听命于上帝;周人的祖先其神位俨然与上帝平起平坐,“文王陟降,在帝左右。

”(《大雅·文王》)他的尊严和地位大大超过了殷人的祖先。

殷人析求上帝要通过祖先的神灵,而周人祭上帝常配以先王,因而似乎可以与上帝“直接对话”。

有时周人甚至将自己的祖先与上帝、天神等同起来,例如黄帝、帝喾都是五方帝之一,周人又认为他们也是自己的祖先;后稷是始祖,同是又是农神。

周人拉大旗作虎皮,借抬高祖先的神灵以加强自己,完全有其现实的政治目的。

  作为宗教附庸的祭祀诗无法摆脱宗教的影响,周人宗教观念的特点在祭祀诗中充分反映出来,并从根本上决定了周代祭祀诗的面貌,使它既不同于古希腊的祭歌、古印度的《吠陀》和古埃及的《亡灵书》,也不同于秦汉以后的郊祀歌、明堂歌和各式各样的庙歌。

这是正确把握中外之间和我国历代之间祭祀诗不同特征的关键。

因为祭祀诗作为一种宗教文学,尽管采取了文学的形式,但其思想本质却完全是宗教的。

它披着神的外衣,神秘地凌驾于世界之上,实则完全植根于现实的土壤中,并且象那些政治诗、怨刺诗和讽谕诗一样,有其迫切的政治目的和功利性。

除了宗教观念之外,它与其它意识形态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而为自己打上鲜明的时代的和阶级的烙印。

(责任编辑:admin )